首页 中国历史

《隆中对》为何没能实现?因为刘备一开始就没

2018-05-14 本文已影响 77人  未知

  这才是真正的诸葛亮(10)

  主笔:闲乐生

  建安十三年七月,荆州牧刘表病重,曹操乃听从荀彧的建议,率大军“显出宛、叶而间行轻进,以掩其不意。”

  所谓“间行轻进”,即隐秘行军,轻装前进,以便达到乘敌不备的效果。西汉名将陈汤曾答汉元帝曰:“且兵轻行五十里,重行三十里。”可见曹操将此次南征,乃不宣而战,而且将辎重部队留在后面,部队轻装急进,使行军速度翻倍,而迅速由许都过昆阳,经方城隘口,从伏牛山脉与桐柏山脉间进入南阳盆地,西南过叶县而直达宛城。

  山雨欲来,快收衣。

  

  图:曹操荆襄之战示意图

  

  然而,在宛城以南三百里外的襄阳城,荆州牧刘表却再也不用头疼如何收衣了,因为他死了,享年67岁。留下两个茫然无措的儿子。

  看来,刘表真是个“好疑无决”之人,这么老了都不确定接班人,甚至临死也还不确定,结果便让荆州豪强蔡瑁蒯越等人趁他病重赶走其长子刘琦,拥立其幼子刘琮继位。

  

  如此一来,蔡瑁就从荆州牧刘表的妻舅,变成了新任荆州牧刘琮的岳父(蔡瑁之女嫁给了刘琮),从而也就可以顺利将荆州拱手送给曹操了。

  原来,蔡瑁父亲蔡讽、姑父张温都与曹家是世交,而蔡瑁和曹操在年轻时就是兄弟,有通家之好,当年举孝廉后,还曾一起在洛阳跑官。所以从始至终,蔡瑁都不敢,也不想和曹操对抗。后来曹操到襄阳,也直接到蔡瑁家中,跟他妻儿打招呼,与他拉家常,谈往事;我们后人受《三国演义》影响,总以为蔡瑁投降曹操的行为非常可耻,但在他看来这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事情。

  另外,据《襄阳耆旧记》载,“汉末,诸蔡最盛”蔡家在襄阳是头号大地主、大豪强。在城外有一片巨大而奢华的庄园,称“蔡洲”,别墅多达五十多座,房子盖得相当精美奢华,围墙都是用青石砌成,光使唤的奴婢就有数百人。这巨大的产业,一旦遭遇兵燹,他可就亏大了。所以,蔡瑁其实很早就开始在荆州士大夫中发展“降曹派”了,至今已形成了一个十余人的小圈子,其中包括章陵太守蒯越、东曹掾傅巽、从事中郎韩嵩、别驾刘先、治中邓羲,以及名士宋忠、王粲等人。

  所以,等刘表一死,蔡瑁等人就迫不及待开始执行自己的计划,让大家轮番劝刘琮投降。刘琮荆州牧的屁股都没坐热,当然不舍得投降,便道:“今与诸君据全楚之地,守先君之基业,以观天下之变,有何不可?”

  

  东曹掾傅巽却表示:“山雨欲来,全楚基业也泡汤。抗王兵之锋,乃必亡之道!将军自料何如刘备?若刘备亦不足御曹公,则将军必不能自存也;若刘备足御曹公,则刘备必再不为将军之下也。”刘琮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荆州豪门大族们给抛弃了,再坚持也是枉然。可怜刘琮,机关算尽也只当了一天领导,只开了一场会,还是讨论自己投降的事情。

  而从这段话可以看出,荆州虽拥有十万大军,且人才济济,却普遍认为只有客将刘备才能跟曹操斗一斗。而他们自己连抵抗一下的勇气都没有,真是丢人到了极点。

  其实,据周瑜后来跟孙权所言,曹操此次南征所率兵马不过十五六万;而荆州也有带甲十万,又有汉水长江之险、襄阳坚城之固,哪里就一定会输给曹操?

  但是没办法,刘琮身边都是投降派,他也只能随波逐流。于是,这帮投降派封锁了荆州已降的消息,然而派使者北上,前去迎降曹军,曹军诸将还不信,怀疑有诈,只有南阳人娄圭大笑,说这刘琮连荆州牧的符节都送来了咱有啥好不信的,曹操脑中也浮现出了蔡瑁那副软骨头,心想这刘琮要是投降了刘备岂不是被卖了吗?好机会啊!于是命大军加快速度南下,要赶在刘备发现之前攻到樊城,那么刘备可就插翅难逃了!

  

  图:曹操

  而刘备此时,正在樊城接见刘琦派来的使者。原来,刘表死后,他的三大政治遗产:荆州牧、镇南将军、成武侯,前两个都归了刘琮,最后一个“成武侯”刘琮决定把它送给刘琦,也算是利益均沾人人有份了。刘琦却不是个没肉有汤也行的人,当场便将侯印扔在地上,然后整顿兵马,准备以奔丧为名,杀到襄阳去讨公道,出发之前还特意遣一使者来告知刘备,诉说嫡长之委屈,并请求叔父和自己南北夹击,把刘琮赶下台,以拨乱反正。

  刘备看着刘琦的使者苦笑,说你们这闹的不是时候啊,因为曹操已经打过来啦!

  刘琦的使者一听,顿时变了脸色,于是立刻告辞,回去通报消息。那刘琦的水军或许已从汉口沿着汉水杀上来了,现在得赶紧去叫他退回去!

  其实,刘备早知道曹操会南征,但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毕竟老曹年初才从辽东征乌桓回来,三个月前又刚死了爱子曹冲,怎么也得缓一缓。然而,经斥候回报,如今曹操大军确已杀至宛城,刘表安排在北线也就是南阳郡伏牛山南麓一带御敌的文聘部队也已溃败,为今之计,还是得赶紧联系刘琮蔡瑁他们坐下来好好商量一下该如何共抗曹操。说来也奇怪了,曹操大军压境,情势如此危急,刘琮方面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刘备之前派出的使者孙乾前日来信说,刘琮竟各种推脱不见他,他没办法已准备硬闯。

  就在这时,孙乾终于回来了,跟在旁边的,正是刘琮派来的使者,襄阳“学业堂”里的学官,南阳大儒宋忠。

  刘备心里奇怪,我要和你刘琮商量抵抗曹操的军事部署,你刘琮咋派了一个不通军事的老学究来,到底怎么回事儿?

  

  图:刘备

  宋忠不好意思地说道:“主公早已归降曹公,特遣老夫前来宣旨。”

  刘备为人,向来喜怒不形于色,但被逼到这份上也真是要疯了,当下一把抓住这个名字超不吉利的老儒,怒道:“卿诸人作事如此,不早相语,今祸至方告我,不亦太过分乎!”汉朝人都知道我与曹操早就结下了深仇大恨,这天下谁都能降曹,只有我刘备死也不能!就算你们要投降也行,为何不早点通知我,哇呀呀,我刘备被你们给卖了!

  说完,刘备大吼一声把刀拔出来,架在了宋忠的脖子上。(你没看错,我也以为刘备是耍剑的,结果,他竟然是用刀。至少这时,他还是用刀。)

  宋忠一看自己得给自己送终了,当下身体一软瘫在地上,半句话也说不出来。刘备刀扬了扬,最终还是放了下来,叹道:“今断卿头,不足以解忿;亦非大丈夫所为!”说完无力的挥挥手,放宋忠落荒而逃。

  放走宋忠后,刘备惶然无计,遂召集众人商量现在该怎么办。诸葛亮心里明白,蔡瑁蒯越刘琮与自己是姻亲,竟也对自己封锁了消息,显然他们是铁了心要降曹了!为今之计,不如趁曹操大军未到,赶紧攻取这铁打的襄阳,否则就我们这点人和这纸糊的破樊城,曹操一套军体拳就给我们打趴了。

  糜竺却不同意诸葛亮的看法,说曹操曹操就到,咱们还是先跑为妙,迟了那可就直接被包饺子了。不如马上收拾包袱走路,向南撤退到江陵,凭借其充足的军械粮草与曹军相持,待机反攻。

  原来,当初刘表平定荆州后,便将其治所从江陵向北迁移到了江汉平原北端的军事重镇襄阳,“以观时变”。但该地距离曹魏边陲宛城太近,为了安全起见,遂将荆州的重要军资储备屯聚在位于后方的江陵。此等万全举措,大概就是专门为今天这种危急情况准备的吧!

  

  诸葛亮却一声长叹,刘备集团里有勇士、有辩士、有义士,却竟然没有一个通晓军事地缘的人才,怪不得之前屡战屡败。这襄阳就是荆州的命根子啊,怎么能说丢就丢!

  因为懂得,所以珍惜。诸葛亮不舍得襄阳啊!襄阳地处鄂西北山区,其南凭岘山,北临汉水,东北有桐柏山,东南有大洪山,西北为武当山,西南为荆山,四面八方都是屏障,来犯之敌的优势兵力根本难以展开,而对岸的樊城与襄阳仅一水之隔,既能分散敌人的进攻部队,又可以相互支援。《左传》云:“楚,汉水以为池”。由于北方南阳盆地的湍河、白河、唐河等几条河流皆在襄阳汇入汉水,故汉水至此波涛激射、川流湍急,难以泅渡,曹操北来,并无水军,刘备只要占据襄阳与樊城,并以战船封锁汉水,往来支援,曹操兵力虽众,却也只能望河兴叹了。在《隆中对》中,襄阳也是最重要的一环,因为要”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洛”,必须要掌握汉水和襄阳,否则恐怕连自保都做不到。

  

  图:今襄阳市汉水之卧龙大桥

  据《读史方舆纪要》云:“荆楚之有汉,犹江左之有淮,唇齿之势也。汉亡江亦未可保矣。”意思是,若保不住淮河流域就保不住江东,若保不住汉水流域就保不住荆楚,这在古代是兵家的基本常识。《读史方舆纪要》又云:“有襄阳而不守,敌人逾险而南,汉江上下,罅隙滋多,出没纵横,无后顾之患矣。”从襄阳以南至江陵,都是地势平缓的江汉平原,利于步骑驰骋,根本无险可守,故宋代史家李寿云:“襄阳者,江陵之蔽,襄阳失,则江陵危。”也就是说,刘备即便拿下了江陵,也根本守不住!这也就是当年刘表平定荆州后,不久便将荆州治所从江陵北迁到襄阳的原因。

  

  综上所述,襄阳是兵家必争之地,在没有襄阳的情况下,想要守住江陵,简直是痴人说梦!

  

  图:三国时期襄阳水陆路交通图

  至于糜竺所言,恐尚未攻下襄阳而曹军已至,这诸葛亮也自有考量:襄阳城中,并不全是投降万岁,事实上,除了蔡瑁、蒯越这十几位顶级豪族为了保住既得利益而铁了心要降曹,襄阳其他的二流士族,如马家、习家、杨家、庞家、向家,乃至刘琮手下的一些幕僚、大将,如王威、伊籍、文聘等人,都不想就这么窝囊的投降了,曹魏的基本盘是中原士族,荆州士族过去了也是低人一等打酱油的,与其投降过去混日子给人打下手,不如趁着还有机会再搏一把!(后来建安二十四年的邺城魏讽案,就是降曹的荆州士族在失意后的一次反击,可惜太晚了,只能给曹丕送人头。)所以,诸葛亮相信,只要刘备猛攻襄阳,襄阳城内的反曹势力必然会群起响应,到时候有人偷偷把城门一开,刘备大军一拥而入,事情就搞定了!有时候,危机即转机,现在正是实现“隆中对”中占据荆州的绝佳时机,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咱们得感谢曹操才对。

  

  然而,对于诸葛亮的建言,刘备有顾虑——诸葛亮之计,固然照顾了眼前利益,但对于刘备的长期政治形象有损——如今刘表新丧,自己此时袭击刘琮,不免给世人以趁丧打劫之嫌,到时候不明真相的群众到处一传,刘备百口莫辩,变成欺负晚辈、恩将仇报的小人,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襄阳不可攻,哪怕再可惜,也得放弃。

  这就是刘备与诸葛亮的分歧所在了。诸葛亮一生谨慎,行事必遵从军事原则,理智至上,很少冒险;但刘备是个冲动派,为了人心,为了自己的政治形象,或者说只为了一时的情绪,他可以什么都不管!就算以后得倚靠东吴才夺回部分荆州,又借地,又耍赖,惹来无穷纷争,刘备也不曾后悔。

  于是,刘备既无奈又沉重地说道:"刘荆州临亡托我以孤遗,背信自济,吾所不为,死何面目以见刘荆州乎!"

  换而言之,在刘备眼里,地盘、财富这些有形资产,远不如品牌、声誉、人心这些无形资产重要。这,就是刘备混江湖的根本,不管从前,还是以后,就凭这幌子吃饭。所以,襄阳他想要,荆州他想要,但都不能往刘琮手里抢,就算以后难度百倍的从曹操、孙权手里夺,那也只得如此。后来刘备能反客为主吞刘璋,那也是张松用性命换来的借口,否则刘备也不会轻易动手。

  

  图:襄阳城

  看来,刘备虽然口口声声对关羽张飞说他遇诸葛亮“如鱼得水”,但其实并不像《三国演义》里说得那样言听计从,甚至是相当固执。况且,诸葛亮这时还年轻,论军事经验、政治经验都远不如老江湖刘备,刘备一没爹拼,二没地盘,白手起家混到如今这个地步,自有其一套行事准则。诸葛亮可以给战略、给方向,但是具体怎么操作,刘备还是自己说了算。诸葛亮也明白,自己刚加入团队,团队之间还需要很多理解、磨合,在此之前,他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于是,诸葛亮放弃了自己意见,决定支持刘备,弃守樊城,放过襄阳,南奔江陵!

  然而,刘备和诸葛亮并不知道,他们在这一刻所下的决定,将让季汉政权永远地失去樊城、失去襄阳,就算拼掉关羽的性命,也夺不回来了。

《隆中对》为何没能实现?因为刘备一开始就没

下一篇 上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