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战史风云

季札推让君位,却造成侄子间骨肉相残,圣人也

2018-05-14 本文已影响 54人  未知

  春秋时期,吴国发生了一次著名的刺杀事件。公子光为了篡夺君位,养了一名刺客,把吴王僚给杀掉了。公子光就是后来的吴王阖闾,那位刺客就是大名鼎鼎的专诸。很多人要问了,这就是公子光想篡位嘛,跟季札又有什么关系?别着急,咱们来慢慢的看这个事情。

  

  想当年,吴王寿梦生了四个儿子,分别是诸樊、余祭、余昧和季札,其中季札最小也最贤明,后人把他称为南方圣人。寿梦很想让季札继承王位,可是被季札推掉了,只好让老大诸樊接班了。

  为了让季札能当上王,诸樊死后余祭继位,余祭死后余昧继位,就这样兄弟相继,余昧死后终于轮到季札了。可季札是真心不想做吴王,愣是不接这个棒,最后只好由余昧的儿子继承王位,这就是吴王僚。

  吴王僚执政期间,手下最得力的干将是公子光。在公子光的率领之下,吴军多次击败楚军,还北伐打败了陈国和蔡国。公子光这么能干,吴王僚对他肯定是待遇优厚了,可公子光并不买账,不但是因为自己本事大,还因为他是诸樊的儿子。

  公子光心里一直有个念头,我父亲是最早把王位让给季札叔叔的,季札不接受,这才兄弟相继往下传。余昧叔叔去世以后,季札还是不接受王位,那按理也应该是我做这个王才对,凭什么余昧的儿子当王啊!所以他就暗地里招纳人才,想找个合适的时机,拿回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

  那个时候,楚国的伍子胥因为父兄被楚平王杀害,逃到了吴国,他一直游说吴王僚,陈述攻打楚国的各种好处。这吴国要跟楚国打仗,肯定要征求公子光的意见了,公子光是坚决发对,他说伍子胥这就是为了报私仇,我看不到打楚国有什么好处。

  伍子胥是个聪明人,再加上公子光一直是霸气外露,他就明白了公子光的心思。伍子胥投其所好,到处寻觅刺客中的好手,终于找到了一个叫专诸的高手,把他推荐给了公子光。公子光觉得专诸确实是好手中的好手,就开始礼遇伍子胥,伍子胥很识趣,主动退居到乡下种田,就等着专诸和公子光的好消息。

  机会很快就出现了,那一年吴王僚派两位同母弟弟公子掩余、公子烛庸带兵攻打楚国,又派季札出使晋国,打探一下诸侯们对吴、楚相争是一个什么看法。咱们要这么看,吴王僚还真是一个不一般的君主,可是公子光同样不一般。

  几天之后,前线传来消息,吴军进攻失利,被楚军困住了,是进也不能退也不得。公子光敏锐的嗅到,这是一个好机会,他就跟专诸讲,本来这个吴王就该由我来当,我打算拿回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等事情办成,就算季札回来了,他也不能把我怎么样了。

  专诸确实不是一般的刺客,他同公子光一起分析了眼前的形势,国君的母亲老了,孩子还小,最得力的两位公子在外面带兵被困。现在他外面受到楚国的牵制,内部又没有人可以为他分忧,是没有办法对方我们的。我们可以出手了。

  那一天,公子光请吴王僚吃饭,他在地下室埋伏和很多士兵,准备伺机动手。吴王僚很痛快的答应了,他带了大批的护卫随行,从吴王宫到公子光的家的路上,都是侍卫,就算到了公子光的家里,也都布满了吴王僚的人,甚至在餐桌之上,也坐满了吴王僚的亲信,各个都手按宝剑,气氛十分紧张。

  公子光一看这阵势,不行,看来A计划是没法实施了,就假装脚疼离开了宴席,去地下室找到了专诸。一会的功夫,专诸一身服务员的打扮,端着一盘烤鱼去上菜了。这烤鱼估计是一道硬菜,要放到最尊贵的人前面,于是专诸来到了吴王僚的身边,把烤鱼放到他的面前。

  

  说时迟那时快,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只见专诸刷的一下从鱼肚子里抽出一把匕首,直刺吴王僚的胸膛。啊呀,不得了啊,周围的人纷纷抽出宝剑,刺向专诸。可专诸并没有躲闪,等他身上插满兵器的时候,吴王僚已经气绝身亡了。

  就这样,吴国的君位易主了,公子光登上王位,他就是吴王阖闾。在外带兵的公子掩余、公子烛庸听到消息以后,也无心再战,就率军向楚国投降了。

  等季札从晋国回来,国内大事已定,吴王阖闾已经坐稳了君位,季札只好接受了这个事实,奉新君为主了。

  我们有理由相信,不管是对王位没有兴趣,还是出于不想乱了国君继位的规矩,季札坚持不做吴王,是发自内心的。可他并没有料到,自己推让王位会造成这样的连锁反应。

  寿梦想把王位传给最小的季札,季札也许觉得,自己这样越过了哥哥们,哥哥们会不服气,百姓也会不服气,后代会以此效仿,国家会乱。可他没想到,哥哥们为了让他继位,会重新立了一个规矩,兄弟相及了。

  诸樊死后给了余祭,余祭死后给了余昧,余昧死后打算给季札,季札还是推脱了。这次季札又躲过去了,可是留给了大家一个难题。余昧是吴王,弟弟不愿意继位,自然就把王位传给了儿子吴王僚。可与此同时,诸樊的儿子公子光不满意了,他不满意的根源,还是季札没有接替他父亲的王位,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公子光是一个强人。

  从诸多史料中,我们都能看出,季札在很多方面的表现,都堪称是一个圣人。可在推掉吴王的这件事情上,他确实是想少了。客观一点的说,应该是季札毕竟还是一个人,他能看到眼前的事情,能分析日后的局势,却没法看到多重变数之后,具体的人心是怎么样的!

季札推让君位,却造成侄子间骨肉相残,圣人也

下一篇 上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