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世界历史

被项羽赶走的刘邦

2018-05-14 本文已影响 134人  未知

  

  铁味生香 岁月悠长

  

  被项羽赶走的刘邦

  刘季带着队伍委委屈屈地向西部的崇山峻岭开进,他在心中默念着一句台词:我会回来的。

  项羽关注着渐行渐远的刘季兵团,他的潜台词是,你永远别再回来了。

  宋人辛弃疾曾经感伤春光易逝,作词云:春且住,见说道,天涯芳草阻归路。

  项羽为了防止刘季不安心扎根山区,向东部流窜,专门安排了三个人阻隔刘季的归路。

  他们分别是秦帝国的三名降将:章邯、司马欣、董翳。

  章邯早就被项羽封为雍王,现在明确辖区为故秦王国咸阳以西,首府设废丘(陕西省兴平市);

  司马欣因为曾对杀人犯项梁循私舞弊,算得上对项家有恩,被项羽封塞王,辖区在故秦王国领土的咸阳以东,首府设栎阳(陕西省临潼县东北);

  董翳想当初在策动章邯反水时做过大量工作,现在论功封为翟王,封地上郡(现陕西省延安市)。

  无论是“雍王”抑或是“塞王”,我们从字面上就可以看出项羽交给他们的历史使命:把刘季牢牢控制在汉中地区,阻塞他东归的道路。

  八百多年后的唐朝,有个短命的天才诗人王勃曾发表诗歌《送杜少府之任蜀州》,其中开篇“城阙辅三秦”一句,即带我们回忆了项羽三分秦地的一段往事。

  刘季黯然离去,在项羽的视线里渐行渐远。

  在项羽目送刘季离去的同时,有一个人陪刘季走了很远。

  这个人是张良。

  张良固然和刘季并肩战斗,为刘季出谋划策,当一名尽职的幕后推手,然而张良的组织关系一直没有正式调入刘季阵营。在刘季的队伍里,张良只是外援,其工作关系为借调。

  张良出身韩国贵族,他的正牌领导是由他一手扶持起的韩国国王韩成。

  现在,韩成被项羽封为韩王,首府阳翟(今河南省禹州市),张良必须归队,即将和刘季东西分散。

  分手之际,张良决定最后再陪老兄刘季走一段。

  从杜县(陕西省西安市东南)南部穿过蚀中(子午谷)到达褒中(陕西省汉中市西北)。

  这行程穿越秦岭山脉,极为难行。

  敢问路在何方?路在山上。这条由人力打桩架设的天路专业术语叫作“栈道”,全长五百里。

  到达褒中,张良再次向刘季喷发出智慧的火花,他武汉代孕建议刘季烧毁栈道。

  这不是过河拆桥么?刘季深感不解,烧了栈道俺咋回去?当俺真要来山区扶贫一辈子?

  张良开始释疑解惑。他点拨刘季说,你现在最大的问题不是武汉代孕如何出去,而是武汉代孕如何不让项羽打进来。全天下都看出来项羽在提防着你,随时可能收拾你,你烧毁栈道正好阻挡项羽手下诸侯对你偷袭,同时向天下展示了你不再东返的决心,消除项羽对你的顾虑。(《资治通鉴》:以备诸侯盗兵,且示项羽无东意。)

  刘季恍然大悟,点头表示理解,于是,五百里的栈道在熊熊火光中化为飞灰。

  对刘季的知情识趣,项羽深感满意。

  现在红色警戒(因为刘季自我标榜为“赤帝之子”,其军旗是红色的)完全解除,项羽志得意满,终于可以衣锦还乡了。

  他率队东返彭城(今江苏省徐州市)!

  

  项羽回到老家彭城,很认真地干了两件事。

被项羽赶走的刘邦

  一件事是显摆,另一件是干掉领导。

  他先后杀死了两名高级领导干部。

  应该说,项羽这事做得还是比较仗义——他先拿自己的顶头上司芈心开刀。

  仔细回顾一下,项羽和芈心之间其实没有太大的个人恩怨。

  是项梁把芈心由一个放羊娃推上了领导岗位,项梁看中的是芈心尊贵的楚国王室血统,他通过控制芈心来增加威信,掌控权力;

  是芈心在项梁死后通过扶持、抬高刘季、宋义等人,打压、控制项羽,他终于从项家班手中接过权力;

  是项羽小子愈挫愈坚,以过人的胆识除去了上级宋义,以天才的军事能力取得辉煌胜利,他用实力翻盘成功,夺回权力。

  归根结底,两人矛盾的核心和争夺的焦点只有一个:权力。

  《红楼梦》中弱不禁风、以泪洗面的林妹妹曾说过一句很耐人寻味的话:不是东风压倒西风,便是西风压倒东风。

  打麻将如此,所谓历史者,也是如此!

  现在,项羽觉得芈心好比晴好天气撑起的雨伞——顶在头上,无用而且碍事。该到处理的时候了。

  他首先给芈心弄了个荣誉称号:“义帝”。

  我理解,这个“义”不是忠义千秋、义薄云天的“义”,而是“义齿”、“义肢”的“义”,项羽的意思很明白,这家伙虽然叫帝,其实水货。

  项羽把这失势的可怜人从楚国首都彭城一脚踢到了偏远的郴县(湖南省郴州市),继而派人在长江上将其格杀。

  公布一下内幕消息,接受项羽密令向芈心下黑手的是九江王英布,项羽在这件事上知人善任,英布没原则、没人品、没有正确的荣辱观,屠城、杀降、背叛领导啥事都干,不光从不抵触而且乐此不疲。

  

  项羽杀的第二个领导是张良的领导:韩王韩成。

  我曾经介绍过,项羽在瓜分天下、批发王位的时候将韩成封为韩王,首府阳翟(今河南省禹州市),然而不知道武汉代孕解析,项羽根本没让韩成回到封国就降级使用,贬作穰侯,随后项羽又稀里糊涂地把韩成砍了头。

  对于项羽武汉代孕解析要杀韩成,史书含含混混说不清楚。

  如果非要让我找个原因,我想也许是项羽横竖看韩成不爽。

  让实权人物看着不爽真是危险!

  项羽杀芈心、杀韩成好像干得行云流水、波澜不惊,其实对事态的发展影响深远。

  杀芈心导致天下离心,为政敌提供了攻击的理由;

  杀韩成使项羽和张良结下死仇,为政敌送去了一流的人才。

  对于刘季来说,芈心死了,张良来了,很好,很好,这两件事都是值得庆祝的!

  然而,现在的刘季却没有庆祝的心情,他刚听到了一条最坏的消息,使他陷入了最大的痛苦烦恼之中:他的宰相萧何背离他,逃跑了!

  事实上,从被放逐到汉中的一刻起,刘季就不断地接到报告,有士卒逃跑。

  对此,刘季并不十分在意。

  在他看来,手下士卒思乡心切,有人不愿跟他进山受罪也属正常。

  当下刘氏企业效益下滑,散户、小股东清仓或盘中换股追求效益最大化,完全可以理解。

  刘老大从来就是个大度的人: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

  然而,萧何的逃跑是他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

  造反以来,萧何一直和他并肩战斗,萧何见解独到、工作务实、勇于任事,萧何是他的大脑、是他的左右手、是刘氏企业的灵魂。

  现在,萧何逃跑了,刘季对前途感到绝望和恐惧!

  

  好在痛苦的感觉只持续了两天,两天后,有人报告,萧何又跑回来了。

  走路被绊了一个大跟头,摔得鼻青脸肿,然后转头一看,绊倒自己的居然是一块金砖。这就是刘季现在的心情,司马迁说他“且怒且喜”。

  刘季不是一个很有涵养的人,见到萧何立即开骂,大意是,你他娘的为啥跑路?(骂何曰:“若亡,何也?”)

  萧何说你搞没搞清楚状况,我不是逃跑,是追逃跑的人。(臣不敢亡也,臣追亡者。)

  刘季惊奇,何方神圣居然劳您萧大宰相亲自去追?

  回答:韩信。

  刘季彻底抓狂,再次开骂,中层干部都快跑绝了你不追,跟我说追韩信这种小角色、小把戏,你上坟烧报纸——忽悠鬼么?(上复骂曰:诸将亡者以十数,公无所追;追信,诈也。)

  萧何说,你手下那帮菜鸟鳖犊子要多少我给你找多少,只有韩信这种人杰天下难找。你要是想扎根山区就啥都不用说了,要想争夺天下,没有韩信帮你,纯属扯淡。(何曰:“诸将易得耳。至如信者,国士无双。王必欲长王汉中,无所事信,必欲争天下,非信无可与计事者。”)

  感谢萧老师为我们创造了一个成语:“国士无双”。(顺便普及一下麻将知识,日本麻将里有“国士无双”牌型,也就是大家俗称的“十三幺”。)

  乌角道人|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

  

  铁路职工,本名李康

  爱沽酒,间读史

  闲散散,懒洋洋

  生无异象,世居襄阳

  少无大志,安享小康

  闲说古人,不问沧桑

  

下一篇 上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